光色荇草

Keep up the good work

爬墙比手速快(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盾冬】灰

接《红》!是红系列的第二篇,一点点过渡!写的早了可能有点蹩脚!之后会再修!

——————————————————

“Wanda。”Steve坐在冷冻仓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目睹一切后,他刚刚做了一个决定。

“我知道你把Bucky的记忆处理过了,但……”Steve抬起头与Wanda对视,在他湛蓝色的眼眸中只有绝对的沉静。

“能不能让我体验一下Bucky的感受。”

“不行。”Wanda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

“你担心我会承受不住?”金发男人的脸部轮廓逐渐坚硬起来,咬肌鼓动。

“这是其中一点。此外,你的大脑会认为那些电流是在攻击它,并对此做出相应反应,你会精神失常或者记忆混乱的。”Wanda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作出让步。

“我不会。我知道那是幻境。”Steve同样不打算让步。

“不行……”Wanda有点着急,她不懂为什么Steve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保持着惊人的原则一致性。

Steve的手指交错着,大拇指互相摩擦,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听着,Wanda,如果我不去经历那些,我就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帮到Bucky,不单指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Steve的语气略有缓和,不像之前那样强硬,但态度却丝毫没变。

“Bucky一直独自承受着那些……”Steve吞咽了一下,难以把“非人的折磨”这种词说出口。

“之前我就不能陪在他的身边,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不能就这么看着,我做不到。”他的睫毛微颤,声音也有些不稳。曾几何时,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Bucky的嘶吼如同沉入深海般,无人聆听,无人在意。

而那时的他正在冰中兀自沉睡,睡的酣甜。

“自虐是起不到任何帮助作用的,Steve,过去依然是过去!更何况如果Barns知道他伤害了你……”Wanda有点生气,一向冷静的Steve似乎进入了一个情绪的死胡同,怎么样都不肯绕出来。

“那不叫自虐,Wanda!并且Bucky永远都不会伤害我。”Wanda的话被利落的打断了。

“那是我该得的!你不明白,你不会明白……”悲戚凝结在Steve的眉眼,他看着Wanda,一会儿又垂下眼去。

Wanda还想继续说点什么。

“让他试试吧。”一直静默的站在一旁的黑皮肤医生开口了,镜片后的眼珠转动,看了看低着头的Steve,又看了看沉睡的Bucky。

于他们而言,总要有人走出第一步,这道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伤疤,终究要以最狰狞的姿态展现在Steve的眼前。

“我相信Steve的四倍意志力。而且,说实在的,如果我们能够监测Steve经受那些……时的脑活动,就可以清楚的知道那些电流作用的具体位置,我想对我们的治疗进程会有不小的帮助。”这么说着,医生走向了一旁的病床,顺势将束缚带抽了出来,冲着Steve微微点了下头,“你明白的,Steve,以防万一。”

“嗯,如果我失控,你们可以随意采取措施,只要保证你们的安全。”Steve甚至露出了一个极为浅淡的微笑,他脱去鞋子,平稳的躺在了床上,安静的让束缚带攀上他的身体。

他的平静甚至让人觉得他即将迎来的是一场久违的美梦。

“……”Wanda咬了咬下唇,在Steve闭上双眼之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在手指间点亮起猩红色的光雾,并将它们送进了Steve的脑海。之后Wanda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只能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等待着Steve去经历他渴望的那些来自Bucky的痛苦。

再睁开眼时,Steve发现自己的眼前是一派昏暗的景象,一切仿佛是透过附着雾气的窗来看的,影影绰绰,窗外的人模糊的不近人型。

然后他慢慢的感受到了寒冷,跟他在深海之中感受到的同样的刺骨。

置身寒冷并不痛苦,于他,或是Bucky而言,都已经是习惯了的事。

有更加浑浊的声音透过坚冰传来,那声音听起来粘腻又令人反胃,至少在Steve听来是这样的。

Steve知道自己无法凭意志行动,他只是这段时间的过客,是这个曾经的Bucky身上附着的幽魂,这段时间里,他不存在。

模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

终于,周身的机器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缓缓的升了起来,雾气不停的向外奔涌着。

多少次,到底多少次呢。Steve透过Bucky空洞的双眼望向天花板,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的身体被拖拽着,Steve觉得四肢僵硬同时又软绵的不像是人类的,脑海中尽是嘈杂混乱的声音在尖啸,他什么都想不起来,有一点模糊的记忆在不断闪回,他却抓不住,他知道很重要,不能忘记。他的喉咙如同一块锈死的怀表,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多少次Bucky是这样从无尽的噩梦中醒来的呢。

他什么都听不清,只有偶尔作响的电流声格外刺耳,两侧闪亮的电火花刺激着他的视神经,随着机器的逐渐靠近,Steve突然觉得一阵无法抑制的恐惧在脑海中闪动,他的肌肉震颤着,双拳紧握。

Bucky,原来你这样害怕。

没有一点准备,两旁的机器就以最大的倍率运转开来,涌出的电流从太阳穴钻入大脑,肆意的搅弄着,像是把大脑整个放进了搅拌机里一般,一切都在消失,变的支离破碎。

嘶哑的吼声不受控制的源源不断的从喉咙中冒出。生而为人时的一切,名字,家人,朋友,记忆……甚至是自我,都在几乎是超越人类疼痛阀值的痛苦中不断远离着。

Bucky……Bucky!

别怕,不要怕,我……

是的,我……不在那里。

在一片泠冽的混乱中,Steve突然清醒过来,疼痛依旧在搅弄着他的头脑,但他清楚的明白——

他永远不可能在那里。

这一场近乎真实的噩梦,永远不会是Steve能经历的事实。

他最为挚爱的那个人的灵魂,就这样被困在冰冷与血腥造就的躯壳中长达数十年,日复一日,向死而生。

Steve不再被幻境的一切干扰,他感受着贯穿过Bucky脑内的电流,那像是失去控制的钻头,没有方向的肆意破坏。Steve也能清楚的感觉到Bucky肌肉的痉挛,咬紧牙齿的力道,Bucky用力的就像要把自己也吃进肚子里去。

Steve现在无比的清醒。身体上的痛楚全加起来也抵不上一分Steve心中的痛苦,那痛苦在Bucky的痛苦之上生了根发了芽,由此在Steve的胸腔中无限的扩大着。

Bucky,我的挚友,我的挚爱啊。

原谅我。

迟来了那么多年。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请多多给我提意见w
之前有看过一句话 【我的爱,在我不存在的时光中,无望的延长着。】本篇差不多就是想展现这样的一个大盾……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