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色荇草

Keep up the good work

爬墙比手速快(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盾冬】绝色


史蒂夫天生患有色盲。

这是史蒂夫所患有的诸多疾病中最令巴基扼腕的一种。

史蒂夫同样患有哮喘,心脏病,肺炎……巴基可以陪史蒂夫一起在家安静的读书,看杂志,聊天,为史蒂夫随身携带救急药物,学会简单的急救。

无论哪一种病发作起来巴基都有对策,他保证史蒂夫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所有的疾病,都没有比认不全颜色更令巴基伤心的了,只有这点他束手无策,他只能为这样一个身怀卓越天赋的小艺术家而难过。

也因此,史蒂夫的画几乎都是素描,或深或浅的铅灰咬合在一起,构成一组又一组令人赞叹的物象。那些悦动的光影都可爱的很,明暗交错,有着万般的变化,但它们只能是黑白的。

巴基总是不愿意和史蒂夫讨论绚烂的霞光,他们只讨论天气。巴基总怕伤了史蒂夫的心。

一本收纳着各地的海景的画册,这是巴基辗转了几个夜晚想到的礼物,史蒂夫的17岁生日礼物。巴基问过他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史蒂夫的回答是斯里兰卡,听说那里的海有着映着世间万物的广阔。所以巴基觉得没准史蒂夫喜欢大海。

史蒂夫没去过的许多地方,他都想让史蒂夫看一看,但只有一点,他担心史蒂夫会认不全海洋不同情况下的颜色,湛蓝的,灰绿的,湖蓝的,橘黄的……于是巴基决定带着史蒂夫一起去布鲁克林大桥,看不同样子的运河。他知道这两者区别大了,但总能做个参考,未来的有一天,他一定会和史蒂夫一起去斯里兰卡,那时他就会知道怎样的风景最适合史蒂夫。

连续去了4,5回后,史蒂夫终于忍不住了。

“巴基你要是有话想说的话可以直说……”,史蒂夫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巴基,放下了手中的铅笔,担心着巴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开口的困难。

巴基眨了眨眼,他抿着嘴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开口。

“史蒂夫,你眼中的海,看起来是什么颜色的?”

史蒂夫一怔,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问题。

在色盲患者的眼中,有些颜色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一种如同将颜色都揉杂在一起的色彩。

“和……”,史蒂夫本想说和他看到的别的一些事物没什么区别,但他突然止住了。

他看着巴基。那是无比晴朗的一天,澄金的阳光漫天散落,洒了一些在巴基的眼中,深深浅浅的晃着,如同巴克斯手中的酒杯,漫溢着醉人的酒。

当那双灵动的眼睛笑起来时,会带上不可抗拒的引力惹人靠近——史蒂夫不敢再想下去,转头看向失了些光彩的运河。

那样变幻的,熠熠生辉的,映着世间万物的;风雨时的颜色,晴天时的颜色,怎样的颜色都只能令它更加迷人的……

而当那双眼睛注视着一个人时——

是你啊,我的巴基。

所谓我眼中的海的颜色,

怎样的多彩,

都是你的颜色啊。

————————————————————
给基友的一篇小小贺文❤️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