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色荇草

Keep up the good work

爬墙比手速快(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盾冬】The rose(中)

我写到车了!我写到车了!我终于写到车了!!!【青蛙狂舞.gif】当然这篇是过渡,过渡写的我很艰难…………【大概是因为考试把洪荒之力消耗掉了……】,想把盾冬间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加进去,然功力不足🙄。尽力写了一些,尽量还原人物,力求不哦哦西,然后写着写着又想去看队长系列了…………我需要很多的盾冬………………很多很多………………
然后有点小怨念的是,Bucky无辜背了那么多黑锅,除了陛下,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对不住他的☹️

————————————————————
  Bucky醒来的时候,除了左肩传来的阵痛,他感觉都还不错,没有噩梦,没有头疼,没有半夜在恐惧中惊醒。Bucky看着空旷的天花板,等着记忆一点点涌回头脑,他扭头看了看,发现Steve靠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睡着了,穿着普通的浅灰色T恤,一条有点紧绷的牛仔裤,脸上贴着愈合胶布。其实Bucky挺喜欢Steve的制服的,那代表着他的Stevie受人爱戴。
  Steve,对,Steve就在这里,哪里都不会去。Bucky看着灯光落在Steve棕金色的头发上,落下一点点破碎的光,想起以前很多次Steve生病的时候他都是这么陪着他的,经常会守一夜,因为Steve的病情大多数时候都不稳定。这次躺在床上的换成了他。
  我很想你,Steve,Bucky在心里对着自己说。在逃亡的时候,有那么几回,真的有那么几回他觉得或许结束一切更好,世界上没什么人在乎他是否活着,那些冤魂每天晚上在他的梦中哭嚎,嘶吼。死了也不错,他还真这么想过,甚至枪都已经上了膛。「Steve希望你活着,你要抛下他不管吗,你要看着他一个人战斗到死吗。」那时候脑海里有个声音冒了出来,大声的嚷嚷着。「我不值得站在他的身边。他现在有伙伴了。」他反驳着自己。「那也得问过他的意见,他那个性格会真正融入一个集体吗,你不知道吗。」那个声音还挺执着,也或许是自己依然想活着,他放下了枪,对啊,得问过这个傻小子的意见,一声不吭的就把他扔下可不好。
  现在Bucky知道了答案,Steve明确的告诉他,他值得,他还是那个值得Steve孤身闯敌营的Bucky Barns。背弃一切,在所不惜。
  蠢货。没救了。Bucky这么下着定论的时候Steve醒了,明蓝色的眼眸看着Bucky。
  这家伙梦里也能听得见我骂他吗,Bucky有点不自在的眨了眨眼。
  “早上好,Buck。”Steve微笑着,明蓝色波光闪动,脸上的线条比以往所有时候都要柔和。Bucky就在他的眼前,Bucky哪里也不会去。
  “早上好,懒虫队长。”Bucky的声音带了些玩味。
  Steve笑的更开心了。“只比你晚一点儿而已。”事实上,他昨晚一直在这里,想了许多,美好的,残酷的。甚至……好吧,偷偷的吻了Bucky,反正Bucky不会知道。Steve一直到将近黎明才靠在沙发上闭了会儿眼。再次睁眼就发现Bucky正在看他,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Steve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他想过很多不同的,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一个有Bucky在的未来,在之前,这是种永远不可能的奢望。
  “吃早饭吗?”Steve站起来并搬来个椅子,在离Bucky更近的地方坐了下来。Steve觉得他有很多很多事情想和Bucky一起分享,不只是一顿饭,“呃,事实上,就早饭来讲,有点晚。”Steve挠了挠头,他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感觉自己像是个手里被塞了一大叠钞票的穷小孩,捏着钱在街上瞎转悠。“但我们还是可以稍微吃点,我想你应该……”
  “我饿了,我要吃。”Bucky打断了絮絮叨叨的Steve,这家伙不知道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有多像一只找不到球的拉布拉多。
  Steve似乎是有点欣喜般的快速在床头悬浮着的淡蓝色虚拟面板上操作了几下,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Steve走过去,端了两个装饰有银色纹路的黑色餐盘回来。
  “所以,我们这是在哪?”Bucky撑着自己坐起来,左边过轻的重量让他有点失去平衡,他不由自主的向右边歪斜。
  “瓦坎达。”Steve快速回答,一只手搭在Bucky的肩上,无比认真的说,“Buck,我……我可以喂你,你没必要起床,我…………”老天啊,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像个行走的老古董,他想照顾Bucky,但这话听起来像是肥皂剧里用来调情的台词一样。
  Bucky挑了下眉,表情有点微妙,“Steve,我不是什么起不了床的重症病号。”他太紧张了吧,Bucky有点想笑,只好拿过餐盘里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把腮帮子撑的鼓鼓的。
  “呃,Buck,你知道,除了在战场上,我没有太多照顾人的经历。”多余的解释。Steve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拼命的回忆以前Bucky照顾他的那段时光。得了吧,Steve,九十年了你还没长大,他跟自己说。
  这房间真该死的大,除了他们俩吃东西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
  “Buck……”Steve想说点什么但是很快梗住了,他想起了之前在Bucky的安全屋里看到的一切,冰箱,不太舒服的床,有些破旧的沙发,齐全的厨具,随处可见的小零食,整洁的摆设…………还有那本贴上了宣传画,记录了Steve Rogers生平的小本子。这让他清楚的明白,Bucky在重建自己的生活,在不断努力的找回自己。Bucky就是这么强大,什么都打不垮他。他能问什么,问Bucky过的好不好?那样的生活当然不算好,Bucky可不需要同情。似乎问什么都显得很多余,所以Steve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但或许——
  “我很好,Steve。”Bucky接了话,他知道Steve在想什么,“我甚至胖了几斤。”他笑了起来。
  或许——
  Steve突然伸手抱住了Bucky,将Bucky整个人圈进臂弯,脸颊贴着Bucky的耳侧,感受着Bucky的心跳,体温,呼吸……对,这才是拥有的感觉,真实的,温暖的,鲜活的,Steve想他终于找回了另一半自己。
  或许他俩只是需要一个阔别了七十多年的拥抱,胜过一切言语。
  “你这浑小子,我的三明治差点掉地上。”Bucky笑着把三明治放回盘子里,结结实实的回抱住了Steve,他把下巴放在Steve的肩膀上,这样的姿势让他不得不略微仰着头,Bucky透绿色的双眼沁润上了水色。
浑小子,你怎么这么久才找到我。
  “Bucky……”
  Bucky觉得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在了他的肩膀,Steve压抑的呼吸声伴着热度传入他的耳中。
  “Bucky……Bucky。”Steve重复着,他想多叫几次这个名字,再叫几遍,这个——他想了太久的名字。
  Bucky闭上眼,上扬的嘴角划过一滴温热的液体。
  嘿哥们,好久不见,我很好,我——很想你。
  “Steve,你忙吗,有些事情……” T'Challa的虚拟投影突然出现在床头的呼叫面板上。
  “额……或许我…………”打来的不是时候。T'Challa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自己的国家也需要个呼叫提示什么的。
  Steve放开了Bucky,低头看着T'Challa的投影,似乎一点不觉得尴尬,“没事T'Challa,正事要紧。”Steve坦坦荡荡的样子让T'Challa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没有错。
  “是这样,我们刚刚找到了Sam Wilson他们。”T'Challa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
  “在哪里?”Steve立刻正色道,同时看了一眼Bucky。
  “先别急Steve,只是个大概方位,确定具体位置还需要一两天,我想我应该先告诉你一声。”
  “谢谢,T'Challa,等找到具体位置我会去把他们带出来的。”Steve松了口气。
  “不客气,他们不应该呆在监狱里,协议不是这么用的,把好人关进错误的地方。”T'Challa皱着眉,大概政治之类的东西他要花很久才能弄明白。“Barns。”T'Challa看向Bucky,以诚恳的语气说道,“允许我为之前伤害过你的事情向你道歉,我之前,好吧,太冲动了,被仇恨夺取了理智。”
  “不,国王陛下,应该是我感谢你为我们提供的一切帮助。”Bucky没想到T'Challa竟然会为了一个误会向他道歉。
  “然后,我现在,应该挂了,好好享受。”话音没落之前T'Challa的投影就消失不见了。
房间重归安静之中。Steve似乎是在低头思考着对策。
  “他们不应该在那儿。”Bucky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说。“监狱不是……用来做这个的。”Bucky的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有些潮湿黑暗的东西开始在脑海里翻涌,“监狱是………是……”,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的录像带,Bucky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眼无神而空洞的看着Steve。
  “Buck!”Steve的呼喊把Bucky拉回了现实,潮湿蠕动的记忆从Bucky的脑海中尖叫着褪去。“我在这里,无论他们在哪儿我都会把他们带出来。”Steve像是在说什么誓言一样严肃认真,眉头映出一条浅浅的褶皱。
  “嗯。”Bucky回过神来,眼前Steve的样貌逐渐明晰。对,Steve在这里。他对自己强调着。
  Steve轻轻捏了下Bucky的肩,看着生气重新回到Bucky碧绿色的眼中,稍微安心了一点。Bucky的状态依旧不是很稳定,Steve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某块地方有什么破土而出。我得抓住他,就现在。Steve告诉自己,作为一个九旬老人他得学会珍惜眼下的每一刻。
  Bucky好看红润的嘴唇微张着,像是在等待——
  “该死的。”Steve压低了声音,小声咕哝着。他在忍耐。
  “什么?”Bucky略有疑惑的歪了下头。褐发划出一点点柔软的弧线。
  跟Bucky就这么相处很好,他很开心,他也很满足。Bucky现在情绪还不是很稳定,他还需要时间调整状态,不要急于发展,Steve跟自己的理智较量着。
  可是该死的,人就是种贪婪的动物,不可抑制的想要更多,他Steve也不能例外。哪怕命运已经给足了他最大的幸运。
  “我可以吻你吗Buck?”
  ——一个吻。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