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色荇草

Keep up the good work

爬墙比手速快(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jpg

【盾冬】The rose(上)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盾冬真是,太美好了【大表姐流泪.gif】,再不宣泄下我的洪荒之力我可能就要爆体而亡了,由于本职不是写手,画画又瓶颈,写出来大概就是自嗨【。】名字取自那首老歌,大概是个短篇,两发会完,上半篇是粘粘糊糊的精神恋爱,下半篇应该会开起车来【。】内容是基于对电影的合理想象和部分不负责任的想象😳

————————————————————
  “我抓住你了Buck,我抓住你了。”Steve的声音伴随着重重的喘息声传入Bucky的耳中,听起来有些忽近忽远,左半边身体传来的剧烈的疼痛令Bucky神思恍惚,脑袋像是打进了一管黏糊糊的药剂。
  “Bucky,Buck”Steve看着Bucky目光涣散的双眼急切的呼唤着他的名字,“跟我说点什么,pal,让我知道事情还没那么糟糕。”Steve没有想到的是,他把Bucky拉起来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重量,这令Steve感觉很不好。Bucky依旧低垂着头,脚步虚浮,大部分的重量都由Steve承担着,凌乱的褐发遮住了血迹斑斑的脸。
  “……疼吗?”含糊沙哑的声音,几乎让人分辨不出音节。
  Steve有些难以置信,几乎下意识的说道:“什么……?”
  Bucky抬起头,看着Steve面罩下的血渍,“疼不疼?”
  又来了,你能不能想想自己,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毛病?Steve几乎要生气了,但他知道,Bucky就是这样的人,Steve的心难过的揪成一团,他干巴巴的张了张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Punk.”他只能想到这个。
  “Jerk.”Bucky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Steve看到了,他也勾起了一个笑容。
  Steve扶着Bucky,两个人蹒跚的往外走着,就像一个世纪前他们在街头和恶霸打完架之后,两个人互相搀扶,开着彼此的玩笑,满身的伤却毫不在乎。
  其实还真有点疼,Steve想。他也没有多少力气了,制服被掌心炮撕开了好几个口子,伤口还在往外冒血。但当时——Steve不愿意去想那个当时,他当然看到了发生的一切。他看到了黄色的热射线斩断Bucky的铁臂,看到了Bucky用尽力气保护他……事实上70年前就是这样,在那辆代表着离别的火车上,强烈的震感麻木了Steve的神经,那时候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Bucky被风雪吞噬,然后就是一生之痛。他应该快一点的,他应该更快,更强一点,Steve想了无数次,他应该……抓住Bucky的手的。刚刚发生的一切和那场缠绕了他七十多年的噩梦太过相似,以至于Bucky倒下的时候,Steve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愤怒和恐惧占领了,美国队长消失了,他是一无所有倔的要命的豆芽菜Steve,只有Bucky,他怎么能再失去Bucky一次。Steve向着昔日战友挥动拳头的时候,甚至什么都没有多想。
你伤害了他,这个念头充斥着Steve的脑海,你伤害了他——Bucky,我的Bucky。
那个叫Zemo的男人说的没错,那种感觉,的确是失去了所有人。

  “队长。”年轻的国王站在出口处,外面是冰天雪地。
  “国王陛下。”Steve有些惊讶,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叫我Steve吧,我不是美国队长了。”
  “幸会,Steve,我是T'Challa。”年轻的国王眼神中流露出悲悯,“你们经历了一场恶战。”Bucky看起来糟糕极了,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有杂乱细密的电流在破碎的金属处闪烁。但Steve绝对好不到哪儿去,那身红白蓝三色的制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
  “即使这样我也不会任你带走Bucky。”Steve注视着T'Challa,眼神中甚至带着野兽般的凶狠。
  哇哦,这个眼神可一点都不“美国队长”。T'Challa想,他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知道真相了Steve,你的朋友是受害者,至于真凶,我想办法给了他应有的结局。”
  Steve看起来放松了一点。
  “或许我有办法治疗你的……呃……朋友。”T'Challa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停顿,他真的不知道。
  Steve的双眼几乎瞬间亮了起来,但他仍皱着眉头,“T'Challa,你知道的,Bucky是政府的在逃犯,我也差不多,你……”
  “我可是国王,Steve。”T'Challa忍不住打断了这个困兽一般的男人“在瓦坎达,我说不在乎就没人会在乎这个。”
  Steve终于没有了戒备,笑的像个二十多岁的真正的年轻人。“谢谢你,T'Challa。”
  “不客气,我欠你的,我应该补偿你。”他之前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时候伤害过Bucky,他可不会随意推脱自己的责任。

  昆式飞机上,当然是由T'Challa来驾驶,伤员好好的待在后面休息——或许没有好好呆着。T'Challa不想多想,也不想多看,他知道过久的思念会把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他的父亲离开他仅三天,T'Challa就发现,比悲伤更绵长更刻骨的是永远无法停止的思念,和抹不去的愧疚,他只能让自己多做些别的,以此转移注意力,或者找些什么发泄,这会让人出错,他之前就是。真的很难熬,而这两个人,他们分开了七十年之久。
  “呃……介意和我谈谈你的朋友吗?”T'Challa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他想知道总是沉默寡言的Barns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全名是James Buchanan Barns。 ”Steve把Bucky凌乱的头发别到耳后,Bucky安静的闭着双眼,像是终于睡了个好觉,风雪隔绝在外,疼痛进不到他的梦中。“我更喜欢叫他Bucky。”
  是是,你的Bucky,不用看就知道Steve一定在笑,人们说到自己喜爱之人的时候都会那样,T'Challa想。
  “从小我们俩一起长大,我很穷,各个方面,身体上,心灵上,物质上,后来我父母也去世了。但那时候,Bucky一直都在我身边,他是我的全部,我想我那个时候应该比现在要富足。”Steve只是看着Bucky,现在他就在眼前,Steve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怕Buck会再次消失,就像他梦见了无数次的噩梦那样,山风呼啸,冰雪翻飞,银色的山谷是噬人的恶灵,Bucky向他伸出手,他却永远也抓不到。
“我小时候可是从来不让人省心。”说到这里,Steve笑出了声“人人都说我可能就是喜欢挨揍,只有Bucky会在大街小巷中找到我,一边说我是个蠢货,一边帮我打倒那些可恶的恶霸。每次我们俩都一身伤,他总先问我疼不疼,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已经厌烦了我乐此不疲的惹事,你要知道,那时候几乎人人都这么说我。Bucky却跟我说,‘不,你做的是对的,我当然讨厌这些恶霸,我不喜欢你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受伤,但是,这是正确的事,如果我们不来反抗他们,只会有更多的人受他们欺负,我们并不强大,但起码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事。装作视而不见的话,那我们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Bucky一直说我是对的,让我永远不要改变。”
  “一点都不傻,Steve,我是说,我也觉得很对,你和你的朋友真的很令我敬佩。”T'Challa意识到,Steve体内的血清只不过是一种助力,真正强大的是他的精神,而他最初的信念的来源是他的朋友。
  “谢谢,T'Challa。”得到国王的赏识可不容易。
  “那Barns他……”T'Challa的话被一声微弱的呻吟打断了,他忍不住回过头去。
  “Buck!”Steve的声音里满是快要溢出来的担忧,“你感觉怎么样?”
  “Steve……”Bucky漂亮的眼睛没有焦点,只是轻声呢喃着。
  “是我,Buck,是我。”Steve将手覆盖在Bucky的脖颈处,有些急切的回答。
  “Steve……”Bucky的目光聚焦在Steve的脸上,然后勾起了嘴角。“见到你真好。”多少岁月,他睁开眼,等待他的只有无边的黑暗和鲜血,但这次,和之前在实验室那时一样,漫长的痛苦之后,他终于看见了Steve,感觉真好。
  “我也一样,pal。”Steve的指腹轻轻的摩擦着Bucky的脸颊,珍惜的不得了。
Steve看着Bucky的眼神,T'Challa想自己可能从没见过,亲人之间,恋人之间,朋友之间,可能都没有。太美,太过于纯粹,又太过于悲伤。T'Challa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想要这种感情,那感觉太难受了,就像在漫长的时间里,只剩下一半的破碎的灵魂越过火海,跨过冰原,走过无数河山,却哪里都找不到另一半灵魂,天地茫茫,无处为家。
  我可受不了,T'Challa转过头,注视着一望无际的云层。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用“美”来形容一个男人看另一个男人的眼神,真糟糕。但他只能想到这个词。
  Bucky并没有真正的清醒多久,就又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T'Challa尽力让战机飞得更快一点。当T'Challa挑起之前的话题,问Steve究竟在Barns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时候,Steve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才告诉T'Challa他不想说这个。
  “我明白。”T'Challa表示理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人总是下意识的要保护自己的挚爱之人远离苦难。看来我只能自己查了,T'Challa想。

  当战机终于越过瓦坎达的国境线时,T'Challa才觉得自己真正的轻松了起来。这里是他的家,他的归宿,如果有人敢侵犯这里,试图夺走它,毁灭它,那他一定会用尽一切力气撕碎尽可能多的敌人,至死方休。T'Challa理解Steve为什么不惜和全世界为敌也要跟Barns站在一边,毕竟人人都得有个家。

  “把科技组的医生都叫去我的医疗室。”T'Challa把自己手中的黑豹头盔递给身边的侍卫,熟练的发出一条条指令。当医护人员把Bucky带走时,他明显感觉Steve又紧张了起来,T'Challa安抚似的拍了拍Steve的肩,像安慰一只流浪的野兽。“Barns会没事的,对瓦坎达的科技有信心点。”
  Steve眉头紧锁,淡淡的道了声谢。
T'Challa无奈的叹了口气,“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看他。”他拗不过这个人,他也知道Steve并不是不相信他,他只是想看着Bucky。
处理伤口的时候Bucky是清醒的,因为医务人员们需要Bucky清醒的配合,好让他们能尽快知道机械臂是如何运作的。Steve看着Bucky有些艰难的做了个“抬起手”的动作,细密的电火花便瞬间从断口中窜出,他看见Bucky皱了下眉,医护人员似乎问了些什么,Bucky回答了他们,医生又问了几个问题,Bucky摇了摇头。Bucky的疼痛阀值很高,当医生把剩余的机械臂从他的肩头“卸”下来的时候,Bucky皱着眉头,只是抿着嘴,很安静。他习惯了忍受疼痛。Steve早就发现,Bucky现在战斗的时候很少发出声音,大多数时候他都很沉默,这一点都不像Barns中士,中士会喊疼。因为Bucky裸着上身,Steve很容易就看到了金属嵌进Bucky的皮肉时留下的疤痕。
  “九头蛇。”Steve把这个他深恶痛绝的名字在齿间过了一遍,每一个字都咬碎了咽进肚子里。Steve甚至觉得,他最应该恨的是自己。Steve看过Bucky在九头蛇的资料,但一切都不如亲眼所见让他更愤怒。
  医生们将Bucky处理过的肩膀绷上黑色的弹力封套,然后对Bucky说了什么,后者点了点头,同时问了点什么,医生表情柔和的回答他,之后便给他注射了一剂药剂,Bucky躺在床上,放心的闭上了双眼。那应该是镇静剂,Steve想。这时,一直陪伴着Steve的T'Challa走进了医疗室,过了几分钟才出来。
“听着Steve。”T'Challa把自己的声音尽量放的更温柔,“Barns已经没事了,医生们跟他打了镇静剂,他能睡个好觉。Barns之前会陷入昏迷只是因为疼痛引起的身体的自我保护,他的皮外伤并不严重,这方面你看起来倒是比他严重多了。”T'Challa看了一眼Steve还未换下的染血的制服,“你也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就算你是超级士兵也……”
  “你的意思是机械臂连着神经。”Steve将目光转到T'Challa这边,他很平静,一种愤怒到达极致的平静。
  他抓住了终点,T'Challa只能尽量往简单了说,“是连着神经,但是比较像麻醉剂,机械臂基本上是没有痛感的,但是主要的中枢神经和Barns本身的神经相连,以便机械臂能像真正的手臂一样灵活可控,所以……”T'Challa想自己不该接着说下去。
  “所以,就像被人砍掉了真正的手一样疼,对吗。”Steve依旧平静的可怕。
  “是,Barns的机械臂所用的材料很坚硬,比振金差不了太多。”
  “但热射线更厉害。”Steve将目光重新落到Bucky身上,“我不该跟他一起去的。”
  “那根本不是你的错,Steve。”T'Challa只能这么安慰他。
  “混蛋九头蛇还把金属嵌进他的身体,狗娘养的。”Steve脸侧的咬肌时隐时现。
  狗娘养的?这可真是,一点都不“美国队长”了,T'Challa差点要藏不住自己的惊讶了。

   “Steve你应该去处理一下伤口,好好休息一下,Barns很担心你,他刚刚还在问你怎么样了。”  T'Challa觉得大概这个可以安慰Steve。

评论(5)

热度(56)